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現在,2011年3月最後一天的23點多,我從堂弟家人聲暄鬧的酒場上回來,獨自在故鄉的老房子裡。堂兄剛剛一再留我,要和他晚上睡在一起說話,我還是摸黑跑回家來。 我不是不喜歡熱鬧。我要守著我的父親母親,我要守著我的心。中午回來,在父母的遺像前點了柱香就跑出去,還沒有好好和他們在一起呆呢。雖然他們幾年前先後到了另一個世界,但在我的心裡,他們永遠那麼鮮活,那樣生動,那樣觸手可及。 經過幾年時間的打磨,父親母親剛剛離開時心上的那種痛早就鈍鈍的了。過去那種想不開、那種為什麼父親母親這麼早就走的了痛楚,現在多是沉澱在心裡的平靜。世界上什麼最大?現實。誰也不能不向現實臣服。同時隨著年齡的增長,人生也往成熟的方向進發,對於生老病死,也有了更客觀全面的認識。 夜半時分,家裡寂靜極了,父親母親並排在中堂供桌上坐著,他們眼光柔柔地看著我,我細細地打量著他們。父親多年輕啊!遺照是他50多歲到小城看我時拍的,那個時候的父親雖然生活依然艱難,但眼神中看不到一絲艱苦。父親是過慣苦日子的,生活裡有丁點兒甜他就覺得夠好了。這正是他們這輩人身上最珍貴的東西之一。母親的遺照翻拍的不是很清晰。照片裡的母親已經是老年了,她是滿面的慈祥和藹。對了,母親最後一年多和我生活中經常就是這種表情,在飯桌上,在散步的馬路上,在休息的沙發上。母親一生也是歷經艱辛,老來剛剛能享福了,生命卻迅速凋謝了。從父親母親身上我算是看出了生命裡的某種宿命:當你把所有的心操完,當你想著前後左右都沒有什麼太讓你不放心的時候,當大家都看著你不錯、說你該離清福的時候,生命也就距離終點不遠了。 公路上傳來一陣汽車聲。我再次想起父親母親那些年天天站在門前路邊迎送我們的情景。不管我們姊妹兄弟誰回來,只要提前有了電話,他們總會包好餃子(或者其他吃的)、守在路邊一遍遍地看經過的車輛,看我們是不是到了;每次我要回去,父親母親總是大包小包地給我帶上自家產的做的各種吃食,用車子送到路邊,等班車來了送上車,站在路邊看我坐在車裡走的不見了影子。如今我每次回家來下了車,總會像過去一樣先掃視一眼,像是等著父母來接似的,直到走出幾步才反應過來,過去的溫暖如過眼煙雲,永遠不可能再回來了…… 剛剛翻了一下父親母親的影集。這裡的照片大部分都是我親手拍照的,有去北京秦皇島的,有蘭州西安的,也有在我所在的小城的,還有好多都是過年時候回家來時拍的生活照。其中讓我感受深刻的,父親是去世當年春節時坐在老房子裡小方桌邊吃餃子的,那時候的父親還那麼硬朗,一點兒也沒有會得病的跡象;母親是去世前一個多月小城裡一場大型文藝活動現場,在炎熱中她搖晃著小旗子、目視舞台。看著母親的照片,我真的酸淚欲滴。那個時候,母親應當已經病得不輕,但她從不表達出來,在我面前從來都那麼“正常”。現在回想,兒子在照顧母親方面真是沒有用,既做不到細心,更談不上精心;如果是姑娘來照料母親,可能會好很多。 3月就要過去了,清明就要到了。我這次回故鄉的目的,就是參與弟兄們共同為祖墳立碑的事情,同時借這個機會安置母親骨灰。明天就開始做準備了,母親的骨灰在家裡也還有最後一天了。媽媽,還是讓您魂歸土地吧。入土為安,您安了,大家也就安了。 現在,我靜靜地坐在屋子裡。入夜,沒有燒火的屋子裡還有點兒涼。等回,我就要睡了。我要睡在父親母親最後睡過的地方,我要撫著父親母親用過的床單被褥,我要感受父親母親給我的溫暖,我要聆聽父親母親的親切囑咐。 我等著一個夢,在夢裡再看到父親母親。 文章來源:鐵齒鋼牙——銅豌豆 |翱翔藍天的BLOG | 董易林居家風水部落格 |BBsunny | E-Media Tidbits |朱大可部落格@柵欄後的絮語 | 嘟嘟和最好的爸爸(長春) |天倫不孕不育醫院幫助您! | 木子宏志 |北京病人的大賣場 |